人生難得一知己

  荊軻歌 / 渡易水歌

 

  [ 先秦 ]

 

  風蕭蕭兮易水寒,壯士一去兮不復還。

 

  探虎穴兮入蛟宮,仰天呼氣兮成白虹。

  人生難得一知己,有一種知己叫荊軻與高漸離,這是狹義的知己。一襲素衣的高漸離,用沉重清冷的筑聲,留住了漂流的劍客之心。

人生難得一知己

  荊軻,一個四處為家的刺客,他的心猶如浮云,心如飄蓬,是沒有根的,然而高漸離的筑聲,卻成了他愿意停留在燕國這片土地上的原由。

  雖是初見,卻如故人。也許所有的遇見,早已經是前世的注定,沒有早晚,剛好在合適的時間遇見你,就是最美的相識。

  他曾經游歷過多少地方,自己已經數不清,但是沒有一處可以挽留他行走的腳步,唯有今日高漸離的筑聲,讓他怎么也舍不得離開。

  從此二人心性相投,在燕國集市上,載歌擊筑,把盞言歡,歡喜處。嬉笑開顏,憂傷處,潸然淚下,即便這些神經質的狀態,被集市上的人嘩然,可是對知己而言,又如何呢?

  人生難得一知己,悲歡喜悅與何人相干呢?我們各自歡喜就好。生為亂世,能夠遇到如此懂得自己的人,是一件多么難得的幸福事情啊!

  然而,這快意的知己日子,總歸逃不過那個時代的殘酷,千不該,萬不該,荊軻不該是一位刺客,若不如此,又如何會被愚蠢的太子丹派去刺殺秦王,一去不復返。

  倘若荊軻不是刺客,也就更不可能身如飄蓬,居無定所,也許不可能遇見高漸離,所有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注定吧!

  “風蕭蕭兮,易水寒,壯士一去兮,不復還。”知己的離去,讓高漸離心如刀割,整日獨自擊筑高歌,在痛苦中渾噩度日,這樣疏懶的生活,無人懂他,對他來說已經倦怠了,他厭倦了這種孤獨和茍且的日子。

  他本可以大隱于野,疏遠于喧囂處,可是他同樣選擇了一條不歸路。去咸陽宮為上賓演奏,最終被人認出,他并不害怕,倒是坦然自若。因為他心里清楚這里就是染過他知己——荊軻的鮮血的宮殿,若能在這里死去,也算是一種緣分。

  然而事與愿違,秦王并沒殺了他,給他一個痛快,而是熏瞎了他的雙目,讓他生不如死。在一次次的心傷中,他在筑中灌滿了鉛,仿效荊軻,想與秦王同歸于盡,只是他心里非常清楚,他根本傷及不了秦王毫發。

  他之所以如此,以卵擊石,無非就是想痛快死去,是一種求死的方式罷了。千百年以后,后人深記那易水的水有多寒冷,那易水的風有多刺骨。那句“風蕭蕭兮,易水寒,壯士一去兮,不復還”里融入了多少痛苦和無奈?

  幾千年之后,易水的水,易水的風,易水的雪,一年復一年,而那個凄美的故事,也這樣經久不衰的傳頌著。

  不由讓我又想起伯牙絕弦的故事來,因為知己子期的離世,伯牙絕弦謝知音。

  人世間有一種高山流水的知己,叫伯牙和子期,也有一種俠義知己,叫荊軻與高漸離。古語曰:“士為知己者死。”這可能是世間最高的知己情意了吧!

  人生漫漫,朋友易得,知己難求。

  知己情,是我們需要用生命去珍惜和呵護的情意。然而這個時代,情意似乎越來越廉價,從深交到陌生。若你遇到知己情,別忘了好好珍惜。

  作者:湘楚雁麗,中華楹聯學會和中華詩詞學會會員,公眾平臺,湘楚原創微文(ID:xcyl1208)業余時間,用一支瘦筆,書寫心底一些感動。在冗雜的塵世,自由于喜歡的文字伊甸園。

微信關注"美文摘抄" 微信號:www_szwj72_cn

免責聲明:文章/圖片來源于互聯網

轉載聲明:莫名苑美文摘抄 www.jflxvrv.cn

[!--temp.cangyanpinlun--]

美文推廣

重庆时时综合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