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詩為伴,有暖傾于心間

  總覺得八月是清淺的,清淺的可以沒有一點憂傷。這個季節的明媚,在午后的蓮香中靜靜生長,盛放在每一個被陽光照亮的日子里,妥帖安穩。尋尋覓覓,想找一句最適合表達夏日心情的句子,無意間便邂逅了一句“月明船笛參差起,風定池蓮自在香。”讀時,竟有一種驚艷之感。這樣小小的場景,在素淡的詩句里,卻熨帖得美不勝收。

與詩為伴,有暖傾于心間

  你看,詩句就是這么神奇。它讓你知道,如此普通的生活,卻還是有無比美麗的時刻。

  春日旖旎,最易動情,便讀“夜月一簾幽夢,春風十里柔情”;初夏時光,那句“連雨不知春去,一晴方覺夏深”是再適合不過了;閑時,吟一句“有約不來過夜半,閑敲棋子落燈花”;醉了,便高歌一曲“將進酒,杯莫停”.我們都不是詩人,但是與詩為伴,心中自有詩意,似乎連靈魂,也隨之安暖生香。

  有時會羨慕那些四處流浪的人們,仗著熱血與酒行走天涯,看過許多地方的美景,遇見過許多不同的人。可是細想一下,比起去看西伯利亞的雪景,一個人在家聽著喜歡的歌,寫著喜歡的文字,在裊裊茶香之中讀一本舊書,又何嘗不是一種美好與詩意?生活,需要詩詞來取暖,才能于細微處品詩意,于平常處見初心。

  曾有一位讀者為我的作品配詩。“妙筆盈佳句,明凈在本心。繁花不似錦,草色獨芷青。”一直很感激,能有人用詩句來鼓勵我在文學的路上前行,在我舉步維艱時,有詩相伴,仿佛心靈也有了皈依。

  我想,我是注定要與詩相伴的。當初,因了這句“岸芷汀蘭,郁郁青青”,父母才將我名為“芷青”.似乎從出生起,我便與詩結緣。人生,仿佛在溫潤的筆觸中被寫成了一行又一行,寫成了一首詩、一闋詞,光陰潤色,又被歲月裝訂成了一本詩詞雅集。即使它終究會褪色、變舊,卻依然可以讓我把生活愛得透亮。

  等一個晴天,和朋友在杏花樹下喝酒,直到月色和露水清涼;記一些樸素的句子,讓靈魂在歲月中溫暖生香;待月光爬進窗欞,邀明月與清風共飲……這世上永遠不缺少詩意,只是我們缺少一顆詩心。無論身處繁華鬧市抑或鄉野村莊,煮一壺清酒,邀三兩好友,賞五分月色,七頃流華,也可擁抱心中的十里春光。

  梁實秋曾在文章中這樣描述他的生活:“呼朋聚飲,三日一小飲,五日一大宴,劃拳行令,三斤花雕一壇,一夕而罄。”這不是酒鬼的渾渾噩噩,而是一個詩人拋卻雜俗的悠然自在。“黎明即起,灑掃庭除”,是認真對待生活的一種詩意,“花看半開,酒飲微醺”,則是一種清淺入畫的意境。

  我想,我們不必飲酒,只是在這素淡的詩句中,讀著讀著,便已是悠悠然地醉了。

  文/暮兮顏

微信關注"美文摘抄" 微信號:www_szwj72_cn

免責聲明:文章/圖片來源于互聯網

轉載聲明:莫名苑美文摘抄 www.jflxvrv.cn

上一頁:我該把你放在那里

下一頁:返回列表

美文推廣

重庆时时综合走势图